东台市博物馆
站内搜索
   加入收藏  |  设为首页
 
 
 
文博快讯
首页 > 正文
记高二适与戈公振交往点滴
文章来源:东台市博物馆   添加时间:2024/5/20 10:18:41 点击率:138

记高二适与戈公振交往点滴


吕华江


戈公振


      戈公振先生(1890—1935)、高二适先生(1903—1977)是东台近现代史上的两位大家,乡人每言及两位先贤无不自豪、钦慕。曩年,余编撰《高二适先生年谱》,从故纸堆中勾稽历史,虽知高、戈二先生有交往,奈何史料有限,故未专门撰文绍介。去冬,东台文化界老前辈武仲平先生(曾参与电视剧《戈公振》创作)、博物馆陈怡馆长鼓励我把两位先生交往的点滴写出来,为历史存留一页。今春2 月,《回望“兰亭论辩”——高二适与新中国江苏书学文脉研究展》在北京画院开幕,画家吴悦石先生再次谈到二适先生年轻时受戈公振帮助、提携。3 月初,曹洋老师来电,问我是否见过高、戈二先生交往的笔墨留痕,我言只见过相关报载文字。嗣后,我与戈湘岚先生裔孙晓湘老师联系,期望能有所获。晓湘老师直言,戈公振先生诸多遗存早已捐赠上海图书馆、东台戈公振纪念馆,他亦未知高、戈二人交往情况。鉴于上述缘由,我想有必要把我知晓的写出来,与学界、同道分享,以期研究深入。


高二适


      高二适先生与戈公振先生的交往,始于 1928 年。彼时,风华正茂的高二适先生常向《时报》投寄诗文,因而得以结识戈公振先生。据涂鸣华、王小杰编《戈公振年谱》记载,戈公振于是年 12 月 14 日方才从日本抵沪,近两年出国考察之旅结束。高二适是 1928 年夏至上海正风文科大学读书。由此分析, 两人初次见面不会早于此时间点。戈公振先生长高二适先生十三岁,在读了高诗后,颇有赞许,以东台吴野人《陋轩诗集》相赠。看似一次普通相赠,寄托了公振先生对后学高二适的殷殷期望,影响了诗人高二适的前半生。高二适对吴嘉纪《陋轩诗集》的喜爱、推崇日后跃然纸上:“吴陋轩先生者,为吾邑分县后惟一诗家,其《陋轩》一集,江南流传甚少,寒家旧有藏弆,入京来为某公索去。明珠失逝,时用枨触” (1936年 4月 11日致韩国钧札)、“止叟乡丈勋鉴,接奉手谕并承赐《陋轩诗》六册,敬领之余,无任感切。捧牍叩头,喜不寐矣”(1936 年 5 月 2 日致韩国钧札)、“《陋轩》曾读否?三百年来乡人只得此老耳。幸珍视之”(1940 年代末致王思任札)。历史告诉我们,二适先生没有辜负公振先生期许,其诗传承了吴野人关心民间疾苦的“姜桂气”。今人研究高二适诗多谈“江西诗派”,我以为吴嘉纪及《陋轩诗集》是不容忽视的。吴嘉纪一生平淡,既无风花雪月韵事,更无叱咤风云壮举,是名副其实穷处于寒芦野水间的布衣诗人。而二适先生一生虽不平淡,其悲天悯人的诗家情怀与吴野人是相通的。


《时报》


《陋轩诗集续》

(姜堰高二适纪念馆提供图片)


      高二适先生与戈公振先生的相识,亦有早于 1928 年之说。东台耆宿汪国藩先生 2017年元月信中见告:“戈公振1920年7月得子宝树,曾邀请高二适参加汤饼会(即洗三酒宴)”。高二适先生早年在乡间与东台县修志局(1917 年成立)诸老有交往是不争的事实,戈公振父亲戈铭烈(1863—1922)曾在此工作,1920年两人认识不无可能。后,笔者查1935年11月 2 日《朝报》发现,参加戈宝树汤饼会的是一位署名“仲龙”的人,他在《戈公振之子》一文中提及了具体情况。显然是汪老误记,在此作一说明。

      再见高二适先生与戈公振先生的交往,已是 1935 年。1935 年 8 月 22 日,戈公振从苏联赴捷克考察。在捷克期间,戈公振致信高二适。是年 9 月 11 日,高二适作《戈公振自捷克来书,赋此奉酬》:“当年沪壖记兴居,忽报天涯使者书。同为生民憎泄泄(yi ),岂知河决漫徐徐。思归三载宁云晚,问志中年总不如。寄语故人憔悴甚,白门秋雨正萧疏。”该诗从旁彰显出戈公振先生忧国忧民的高贵品质——虽然身在国外,但作为普通百姓一员,同样憎恶当局舒坦享乐而置民生不顾;该诗亦点出戈公振先生 “人到中年,抱负难以如愿”的无奈。

      1935 年 10 月 15 日,公振先生自苏联到沪。令人扼腕叹息的是,戈先生 7 天后即与世永诀。10月 26 日,南京《朝报》发表高二适诗《哭戈公振》:“学成一艺守屏藩,士类千年道自尊。遗稿几遍犹在箧,孤儿五尺欲当门(《古今注》:“士大夫死,则嫡子代父当门。”先生子尚未成人,故云)贻书珍重为三叹,绝域归来问九原。病竟斯须宁瞑目,巫咸应为诉衔冤。” 诗后附记:“曩在沪与公振先生过从,先生善余甚。今岁八月,获由捷克来书,极道拳拳慰望之意,余率以诗报之。顷方欣闻归国,而凶问遂来。先生生平于新闻学致力最久,固已卓然成家矣。遘兹奄息,岂仅私痛。率赋一律,以杀余哀。”全篇以“哭”为诗眼, 充满锥心哀痛、悲愤难抑的心情!首联高度赞扬戈公振先生报国之心,颔联泪写孤哀子宝树日后之难,颈联表达捧读戈公手泽却无人问津之痛,尾联则借巫咸控诉先生死因之疑!

      高二适先生平生所作悼亡诗屈指可数,《哭戈公振》一首当垂千古也!高二适、戈公振两位大先生,是家乡人民的骄傲。他们交往的雪泥鸿爪,应为学界记住!故不揣鄙陋,摘取前尘一页。亟盼高二适、戈公振两先生研究队伍进一步壮大,挖掘更多新史料,形成更多新观点,嘉惠学林!


2024 年 5 月 2 日 晚缮就    

上一条新闻:5·18国际博物馆日 | 一起“趣”拓印啦! 上一条新闻:没有了
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东台市广场路10号 邮编:224200 联系电话:0515-85292285 联系传真:0515-85292280
CopyRight © www.dtmuseum.cn 东台市博物馆 .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苏ICP备13054208号-1